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仲夏、煙花〈二〉發現
1999-12-02
之後數個星期,在辦公室裡,我和 Anne 工作之餘就是一起談天說地。 我跟 Anne 談的事很多,甚至一些我從來沒有跟人說過的事。我交友一向謹慎,但很奇怪,我有時覺得她比起和我相識一段時間的朋友還要好。這就是人緣吧。

除了上班之外,我們有時也會在電話上閒談。試過數次談到通宵達旦。有一次,談起二零零零年,我說二零零一年才應該是新世紀的開始。她半信半疑,我費了很多唇舌才能解釋明白。聽過後,她嘆了口氣道:「其實,是二零零零還是二零零一又有何分別呢?做人何必這麼執著?」

我偏偏就是這樣執著的人。

 

一天,說起我有一齣日劇很想多看一次,Anne 說她有那日劇的影碟可以借給我。我們說好由我到她家去取。下班後,我和她步出大廈大門,我們不乘架空鐵路,而是到附近的停車場去。

她的坐駕是一輛深藍色寶馬,還要是最高級那一個型號。相對與我這一身普通沒品牌的衣著,雖不自慚形穢,但卻不免有點格格不入。

Anne 的寓所位於市中心一座簇新的商住大廈內。從客廳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整個海港。

我見屋裡沒其他人,問她道:「妳的父母呢?」

「我父母都在香港,我一個人住。」

「哦。」 她一直也很少說家裡的事,我現在方知她是自己一個人在這邊的。

我細看客廳裡的照片,相中的中年男人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他的照片經常在娛樂雜誌裡出現。可以在娛樂雜誌「曝光」有兩種人:藝人或是社會名流。那中年男人屬於後者。

「那是我的爸爸。」她淡淡的道。

現在我明白 Anne 為何很少說起家裡的事了。

取過影碟,我便告辭了。 Anne 想留我在她家中吃飯,我卻婉言拒絕了。我這麼急著離開,是因為自卑嗎?如果只是做個普通朋友的話,又何需自卑呢?難道我已經…

不會吧,我和她相識僅僅數個星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