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演唱會之戀〈女生篇〉
2002-04-18
當朋友知道我要自己一個人去看李克勤演唱會的時候,她不太理解。

「為甚麼不跟男朋友一起去?」她問。

我微笑搖了搖頭。「他不喜歡聽歌的。」

其實我也不是李克勤的歌迷,只是心血來潮地想自己一個人去看場演唱會罷了。

 

在會場內,當《最愛演唱會》的鋼琴前奏響起的時候,我有點意外。

受到現場氣氛的感染,我忍不住跟其他觀眾一起隨著歌曲拍和。

然後,我想起了他。

 

我沒記住那年我們幾多歲

與你相對 如像開會疲累


那是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一張陳慧琳演唱會的門票。從而遇見了他。

不久之後,我們成為了情侶。而演唱會,是我們最愛的節目。雖然對我們來說有點奢侈。

我和他,究竟合共看了多少次大小型演唱會呢?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我們看過蘇永康,許志安,黎明,鄭秀文,當然,還有陳慧琳。

 

現在想來也覺得奇怪,為甚麼我跟他一起的日子裡,從沒有吵過架呢?

也許我和他都是早成熟的人,已經學會體諒對方吧。電視不是說過,相處之道在於互相遷就嗎?

事後回想,我們是不是太遷就對方,過份擔心對方的感受,在我們的關係平添壓力?

原來,互相遷就,也會累人的。

 

我們進步也後退 不再為了誰

而互補差距 誰期待愛侶 甜蜜過汽水


我的高考的成績,比我預期差了一點。

而他考上香港大學,卻超出他的預期。

「妳想也別想要他跟妳一起去唸嶺南。」我的一個好友告誡我。「他既然考上了較好的學校,妳就要讓他去。妳硬是留著他的話,不只他的父母會怪妳,將來他發現自己錯失了機會之後也會抱怨的。」

我聽了之後只有苦笑。我何嘗不知這道理?

 

大世界 像舞台

換節目所以沒往來

彼此繁忙 另投最愛

誰投錯票 說你共我應該不會分開


人生,就像一個舞台,各式各樣的角色在台上登場、出場。

大學一年級之後的暑假,我在同學們的慫恿下,背著他,答應了一個男同學的追求。

「誰會知道妳那中學男朋友現在會不會也是在一腳踏兩船?」這是她們的論調。

她們不幸言中了。

某天,我跟新男朋友在餐館用膳之後,正要離開之際,跟他和另外一個女孩碰個正著。

仿如電視劇般的相遇,但我們沒有像電視劇裡那樣一邊對罵,一邊扯著對方不放。我們,只是交換了一個無奈的苦笑,然後像陌路人一般擦身而過。

我想,當時我們都在笑對方耐不住寂寞吧。

 

那天晚上,他打電話找我。說不夠幾句,我們已經沉默無言。

我忽然聽到他那端傳來歌曲的聲音。

「你在看電視?」我問。

他答道:「不是,只是在聽 mp3 。」

我又忽然聽到這樣的歌詞:

明天開演唱會 願你我已經學會

如何抓得緊別人 看到曲終

然後到咖啡室碰杯

如此多演唱會 坐過你兩邊像很配

曾經多熱情 散過的心 也別要灰

學到今天應該會 多麼欣賞喜愛 完場便離開

我願鳴謝你而不想說後悔


我問:「這首是甚麼歌?」

「最愛演唱會,陳慧琳的。」他答道。「怎麼了?」

「不如,我們去看場演唱會吧。最後一次。」我說。

 

鳴謝你共我 被人當作極配


觀眾的掌聲,把我帶回李克勤演唱會的現場。

有點如夢初醒的感覺。

無論如何,我想我還是要感謝他給予過我的回憶。也希望他能夠找到一個跟他結伴去看演唱會的人。

 

The End.

最愛演唱會

曲/編:伍樂城
詞:林夕
唱:陳慧琳

我沒記住那時我們幾多歲
你我一對 從未爭吵流淚
我們兩人結伴去擁護過誰
排著隊愛誰 捱著餓購票 然後買汽水

大世界 像舞台 換節目所以沒往來
彼此繁忙 另投最愛 誰投錯票
說你共我應該不會分開

明天開演唱會 願你我已經學會
如何抓得緊別人 看到曲終
然後到咖啡室踫杯

如此多演唱會 坐過你兩邊像很配
曾經多熱情 散過的心也別要灰
學到今天應該會 多麼欣賞喜愛
完場便離開
我願鳴謝你而不想說後悔

(You grab my soda can
And you hold my sweating hand
I long to see the boring band
Because I'm your super fan)

我沒記住那年我們幾多歲
與你相對 如像開會疲累
我們進步也後退 不再為了誰 而互補差距
誰期待愛侶 甜蜜過汽水

大世界 像舞台 換節目所以沒往來
彼此繁忙 另投最愛 誰投錯票
說你共我應該不會分開

明天開演唱會 願你我已經學會
如何抓得緊別人 看到曲終
然後到咖啡室踫杯

如此多演唱會 坐過你兩邊像很配
曾經多熱情 散過的心也別要灰
學到今天應該會 多麼欣賞喜愛
完場便離開
我願鳴謝你而不想說後悔

鳴謝你共我 被人當作極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