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記念】
2006-09-21
「那你現在和她還是朋友嗎?」T問我。

「嗯。」我點了點頭,拿起了杯子,呷了一口可爾必思。「間中也會在MSN聊一下。」

「我還記得,你跟我說你和她分手的時候,我還真的愕了一愕。」T說道。「太突然了。你們不是一直感情也很好的嗎?」

我失笑。「不會吧?一年零十個月,剛好是因了解而分手的高危期啊。」

「因為了解,所以分手?」她問道。「就是這麼簡單嗎?」

「可以有多複雜?」我說著攤了攤手。「也許,在事情變得複雜之前就結束,是較為好的結局吧?」

T問道:「為甚麼結局一定要是分開?」

「我不知道。」我聳了聳肩。「一起久了,身邊的人就會覺得這兩個人一直走下去是理所當然的事,就像妳以為我們感情很好那般。這麼一來,我就會開始想,究竟她是不是我的那個人呢?」

我低下頭,把弄了一下吸管,續道:「我曾經為了這麼問題迷茫了好一陣子。」

「但是,你喜歡她嗎?」T直截了當地問道。

「和她在一起的後期,感到不快樂的時候,我真的有懷疑過,我有喜歡過她嗎?」我說道。「但到分手之後一段日子,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不再喜歡她了。再回頭看過去的日子,我才發現,以前的我是真的有喜歡過她的。」

「這些甚麼愛呀,喜歡呀甚麼的感覺,都是在消失之後,你才會知道它本來一直都在的。」我說著把杯中剩餘的飲料一口喝光。

T微笑說道:「我看你這段日子還真是感觸良多。看你這一年來寫的短篇小說,大都是關於分手的。」

我笑道:「趁著還有那感覺,就多寫一點嘛。」

「那麼,甚麼時候會看到會看到你下一段故事?」她問道。

「呵呵。我最近都在拖稿。」我說道。「暗戀和分手的故事都寫太多了。我有點怕。」

「怕甚麼?」

「怕煩,怕受傷,怕傷害別人,怕被人家說我是壞人。」

「哈哈,所以你現在都在當濫好人囉?」T樂了。

我瞪了她一眼。「就是濫好人才會半夜三更的免費載妳去機場。快走吧,把妳送走之後我就要趕著回家睡覺了。」

 

凌晨一時半,把T送進機場禁區的之後,我信步踏出機場大樓。

獨自一人。

甚麼趕著回家睡覺,都不過是胡說而已。現在的我都習慣凌晨三四時才會睡。這不是因為忙,也不是因為沉迷網路遊戲。

只是純粹的不想睡。

漆黑的天空下著毛毛細雨。這突如其來的濕冷天氣真的讓人有點不知所措。這就是九月尾聲的溫哥華。

我把雙手藏進外套的口袋,口中輕哼著一首最近常聽的歌。

「那一瞬間,妳終於發現,那曾深愛過的人…」

無意間向不遠處一瞥,發現一個曾經很熟悉的身影。

就在那時候,對方也看到了我。她跟身邊的男生說了句話之後,向我走過來。

幾個月不見,除了本來染了棕色的長髮變黑了之外,她看來沒有甚麼改變。

「這麼巧?」我笑道。「我們真是有緣耶。」

「你剛剛給誰送的機?」她問道。

「朋友啊。」

「是女生吧?」

從她促狹的神情,我卻看出她的潛台詞:「是對人家有企圖吧?」

我本來想解釋T其實是我一個認識了好幾年的朋友,但話到口邊,卻沒有說出來。結果,我只是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妳呢?」我問道。「妳是要出門?」

「不是啦。」她的頭向旁邊甩了甩。「是送那傢伙上飛機去而已。」

我看了一眼正在不遠處等候的「那傢伙」,說道:「好啦,我不耽誤妳了。我也要回家去,睏了。」

「好吧。」她輕輕捶了我的手臂一下,說道:「你這人很大的架子啊。大家想約你出去玩,你卻沒有答應過。」

在那一刻,和她過往相處的情景在我的腦海一閃而過。

我像以前一樣,故意誇張地反了反眼,說道:「我忙嘛。」

「哼。不跟你說了。在MSN再聊吧。」她說著給我扮了個鬼臉。

我只是笑了笑。

 

當我向停車場走去的時候,我回過頭,看到幾十米外,背對著我和別人並肩站著的她。我忽然覺得她離我越來越遠,遠得我再也觸碰不了。

大概在我和她分手的那天,她的身影就開始變得越來越遠,最終在我的世界裡消失無蹤。

那些回憶,那些曾經有過的甜密和苦澀,都只會留在我們各自心裡,成為那一段關係的紀念。

想到這裡,我轉過身,用力地搖了搖頭。

大概是時候開始去尋找下一段故事了。

 

The End.

記念

曲:Tanya Chua
詞:姚謙
編:Adam Lee
唱:蔡健雅

想念變成一條線 在時間裡面漫延
長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兩個面
他在春天那一邊
妳的秋天剛落葉 剛落葉

如果從此不見面 讓你憑記憶想念
本來這段愛情可以記得很完美
他的樣子已改變
有新伴侶的氣味 的氣味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也許那一次見面 是生命給妳機會
瞭解愛只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
只是渴望會改變
他的愛已經不見 已不見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那一瞬間 妳終於發現
心中的愛和思念
都只是屬於 自己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