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寂寞的人不想睡
2005-11-23
深夜十一點,完成工作,關掉房間的燈,準備就寢的時候,忽然看到窗外的月亮。

很大,很圓,很亮。

之前連續幾晚都下著雨,月亮總算可以出來透一下氣吧,我想。

月光毫不吝嗇地把銀光灑在窗外的景物上。我看著那一片銀灰色的景象,進入一種失神的狀態。

所謂失神,就是處於一種思考狀態,但卻不知道自己在想些甚麼。心中空空洞洞,沒有感覺。雖然眼睛是睜著的,但是卻沒有焦點,甚麼也沒有看到。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不定時的發愣,不論是站在課室外的時候,還是坐在朋友的車上的時候,甚至在卡啦OK廂房裡,聽到某些歌曲的時候。

當我如夢初醒般回復過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睡意全消了。

出去走走吧,我心想。

 

離開宿舍,漫無目的地在校園的路上走著。這晚的校園一點也不冷清,到處都可以看到嘻笑的人們。他們大概是在慶祝某個節日吧,我想。

即使他們喧鬧的聲浪有多大,我也聽不到。寂寞的人,是習慣把旁人歡樂的聲音過濾掉的。

我信步走到廣場,只見一對對男女在我的身邊走過。這晚上明明沒有那麼冷,但他們卻都緊靠在一起。

雖然我是單身,但我沒有嫉妒他們,一點也沒有。我並不是想說甚麼自己不好也想別人好的大道理。我是個自私的人。我只是覺得別人好還是不好,與我何干?要借別人來發洩自己的不快,有點奇怪吧。

我抬起頭,即使廣場上的照明燈近在咫尺,但月亮看來還是依舊寂靜地灑著它那獨有的銀光。就像一個習慣了寂寞的人,無論是獨自一人還是在擁擠人群之中,他還是會安靜的走自己的路,安靜的做自己的事,不會被周圍影響。

我習慣寂寞了嗎?或許更好的一個問題是,我是在甚麼時候開始接受寂寞呢?

我失笑。

大概是當我開始接受自己是個外表平庸,言語乏味,無甚人緣的人的時候,我就知道寂寞是註定跟我形影不離的了。

我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一個人這個事實。我不想改變,也無力改變。

 

當我的視線回落到地面上的時候,我一看到一個女性的身影在我的不遠處。

當她向我走過來的時候,我方才想起,她也是住在附近的。

她在離我一米的地方停步,輕鬆的跟我打了一個招呼,我也一樣輕鬆的回應。

「為甚麼會在這個時候跑出來?」我問道。

她聳了聳肩,作了個無所謂狀。「不想睡。」

我點了點頭。「一樣。」

我雙手插入外套的口袋,右腳輕輕一踢地上的松果。

她問道;「最近怎麼樣?」

「都一樣,跟以前沒甚麼不同。」我說道。「妳呢?」

她只是笑了笑,低了低頭,沒有回應。

話題就此打住,我和她在一起離開廣場之前也沒有說話。

 

「我問你一個問題。」在她的住處門前,她問道。

我點了點頭。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覺得寂寞嗎?」

我聳了聳肩,說道:「寂寞其實在很久以前已經存在了。」

以前的她說過,她不喜歡看我聳肩的樣子。但到了現在,大家都不會在乎這個吧。

「那麼,」她又問道。「我們是為了甚麼而分手?」

我看著她半晌,才回答道:「因為我們都不明白。」

「嗯,了解。」她這句話是用日語說的。

我和她都失笑了。

她回去之後,我站在路邊,又再抬頭望向月亮。它還是對地上所發生的一切不聞不問,還是保持一貫的安靜。

我呼了口氣,對自己輕輕說道:「回去吧。」

 

The End.

因為還是會

曲:易桀齊、伍冠諺
詞:易桀齊
編:Mac Chew
唱:梁靜茹

因為還是會 窗前站好一會兒
月色明媚 所以捨不得睡
不久前 他還在我周圍

寂寞的氣味不去
在空氣裏頭流動
這個房間
鬧哄哄一些時候
回憶 有他多生動

有時候覺得沒什為不同
可能從來沒忘過
那快樂生活
擁有比遣憾的事件來得多

有時候想放手 向現實低頭
以後就重新來過
卻沒有把握
因為還是會
有想他的一股衝動

寂寞的氣味不去
在空氣裏頭流動
這個房間
鬧哄哄一些時候
回憶 有他多生動

有時候覺得沒什為不同
可能從來沒忘過
那快樂生活
擁有比遣憾的事件來得多

有時候想放手 向現實低頭
以後就重新來過
卻沒有把握
因為還是會
有想他的一股衝動

有時候覺得沒什為不同
可能從來沒忘過
那快樂生活
擁有比遣憾的事件來得多

有時候想放手 向現實低頭
以後就重新來過
卻沒有把握
因為還是會
有想他的一股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