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初戀
2000-11-25
這麼多年了,我的習慣仍然沒變。

平安夜,我又獨自來到尖東。

這些年來,無論我是孤家寡人,還是有家有室,我還是會單身一個人來這裡看燈飾。就算以前女朋友要和我一起來看,我也會找些藉口跟她在之前一個晚上先行觀賞,然後在二十四號晚上自己再來。

這怪習慣,大概是從十八歲那年開始的。

 

我跟初戀女友,是很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的。沒甚麼特別,只是在開學時碰巧坐在隔鄰,由不認識變成談得來,由談得來變成很談得來,然後再進一步成為男女朋友。

和她正式一起,大概是當年聖誕節之前兩星期的事。

我的父母從來也不喜歡晚上去人多的地方,所以我小時候從來沒去過尖東看聖誕燈飾。十七歲的平安夜,我第一次來到晚上的尖東。手牽著的,是她。

十七歲,還未開始打工的生涯,我們可沒有太多錢。看聖誕燈飾這種免費娛樂,正合我們心意。

那晚的天氣有點冷。她把手鑽進我的風衣口袋裡,緊握著我的手。我們都輕輕地倚靠著對方,慢慢地走著,慢慢地觀賞。也不知是不是心情好,還是因為是第一次的關係,我覺得每一處的燈飾也漂亮得很,仿彿每一組燈飾也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奇境。

十七歲的我覺得,這就是幸福。

 

我們走到一道天橋上,停了下來,靠著欄杆。我不經意地看看腕錶。

「啊!原來已經過了十二時了!」我說。

她興奮地道:「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

我們緊緊地擁抱著對方,凝視對方片刻,然後給對方深深一吻。

令我清楚記住這一刻的,不是那一吻,而是當時我們擁抱時我所感覺到的溫暖。

 

我和她,在之後那個暑假,分手了。

我們是為甚麼分手,是誰提出分手?我已經忘記了。是因為性格不合?是因為另一個男孩?還是因為另一個女孩?

有些東西,發生的時候以為這一生也不會忘記,卻被歲月不經不覺地沖洗去了。

十七歲,離我好遠。

 

我只知道,在分手之後的第一個平安夜,我竟然無聊地獨自去到尖東。然後之後那個,再之後那個也如是。這活動,也就成為了我的習慣。

這些年來,聖誕燈飾其實來來去去也是大致一樣。不過每年燈飾的華麗程度倒能成為該年香港整體經濟的指標。

 

忽然,手提電話響起,是前妻。

「找我有甚麼事嗎?」前妻問道。

「前幾天跟阿彤通電話的時候,她說弟弟生病了,所以今早打來問問兒子覺得好了點沒有,妳卻出去了。」

我跟前妻雙方同意離婚已經三個月,一對子女由她撫養。

她說:「他已經沒甚麼事啦,只是普通感冒而已。」

「嗯,那就好。」

三秒的沉默。

前妻說:「喂。」

「唔?」

「聖誕快樂。」

我看看腕錶。不錯,已經過了十二時,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了。

我吸了口氣,也說道:「聖誕快樂。」

 

把手機放回風衣袋內,索性把雙手也藏在兩邊。我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望著剛剛吐出的白煙,開始踏著獨自回家的步伐。

我覺得,今晚的天氣,真的很冷。

 

The End.
背影 60's Mix

曲/編:宮井一暢
詞:Riley
唱:谷德昭/小苦妹

老去了 蝴蝶一天間老去了
餘下多少心跳 唯獨美麗能聚焦
污點都報銷

記錯了 名字剛剛好記錯了
容貌都給沖漂 唯獨快樂如蠟燭
漂亮地炫耀

別歎息 蝴蝶死了
別歎息 時光走了
隨著理想夭折 懷內記憶高燒
初戀多奧妙 只需要明瞭
留下背影還在笑

過去了 年月一轉身過去了
重拾當初分秒 遺憾會越來越少
傷口都結焦

別歎息 蝴蝶死了
別歎息 時光走了
隨著理想夭折 懷內記憶高燒
初戀多奧妙 只需要明瞭
留下背影還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