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夏夜之願〈上〉
2004-12-27
最後一次跟綺一起聊天,是一個晴朗的黃昏,在海邊。

「風有點大,妳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問道。

半躺在沙灘椅上的綺搖了搖頭,說道:「這樣很舒服。難得天氣這麼好呀。」

我看著她消瘦的身驅,和帶著痛苦與憔悴的臉容,心中一陣心痛。

我所認識的綺,不是這樣的。

以前的綺,是個亮眼,開朗,動靜皆宜的女生。

相對之下,我平凡,笨手笨腳,甚麼事也做不好。除了在寫作方面有那麼一點自信之外,在綺的面前,我總是自慚形穢。

綺問道:「我這樣拉了妳出來,沒有替妳添麻煩吧?」

我笑道:「都這麼多年的朋友了,妳還跟我說這種話?老公今天一早便帶了小孩去遊玩了,我能有甚麼麻煩?」

她又問道:「我們多久沒有這樣聊天了?在大二的那年暑假之後?」

我說道:「是嗎?我不記得了。」

綺轉過頭來,用那依然明亮的雙眼看著我。

「妳是記得的。」她說。

雖然我們沒有以前那麼熟絡了,但綺還是這麼了解我。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我不該瞞妳。」

「這些年來,我都幾乎完全把他忘掉了。直至最近,我想起了妳,然後想起了他。」綺說著苦笑一下。「人將要離開的時候,往事就這樣一古腦兒的回來了。」

「其實,妳在那個時候,也喜歡他吧?」

 

我和綺是在大一迎新的時候認識。是朋友緣吧,我們很快便成為了無所不談的朋友。

綺一向也很受男生歡迎。在高中時已經談過好幾次戀愛的她,在大學的感情生活就更多姿多采了。

而我,卻一直是個情場菜鳥,苦無機會去嘗試愛情。久而久之,我的思想裡漸漸的形成了一種認命的心態,反正自己是個不特別的女生,就不用特別打扮,也不會主動去找尋戀愛的機會。

在大二之後那個暑假,我和綺都怕被父母罵我們無所事事,卻又不想去暑修,所以便一起找了一份在咖啡店的工作,還把班排在一起。

我負責在吧檯調飲料和煮食物,而綺則負責寫單,捧飲料之類的工作。

那種無甚特色的咖啡店的飲料和食品,並不需要太高的技術來炮製。而外向的綺,面對著各式各樣的客人更是得心應手。所以,我們很快便適應了工作。沒有那麼忙的時候,還可以跟熟客聊聊天,嘻嘻哈哈的,日子容易過得很。

 

我還記得那是六月尾聲的一個下午。在那個下午,我遇上了他。

不,正確來說,是我和綺一同遇上他。

他說不上是英俊,至少我不能以「他是電視明星ⅩⅩⅩ那類型」來形容他。只是,從他踏進咖啡店的一刻開始,我便對他留了神。

他剛坐下,綺便隨即遞上 menu ,附上一句:「先生是生面孔啊,是第一次來?」

只聽他說道:「是啊,這是我第一次來。」

「呵呵,等你試過我們小雅小姐所精心炮製的咖啡,就會常常來的了。」綺說著對我的方向一指。

他向我望過來,我連忙低下了頭。

這個綺,又拿我來開玩笑,我心道。

我抬起頭來的時候,只見他還是看著我,見到外抬起頭,還微微一笑。

我感覺我的臉比身後正燒滾的開水還要燙。

 

不知道為甚麼,自從那個下午之後,他真的經常來咖啡店。最頻密的時候,試過連續三天的下午也有來。

他通常也會帶著一些書來看。我喜歡看他看書的樣子,很專注,很安靜。不知怎的,他那神態就是能讓我覺得寧靜,安全。

我喜歡他。

他是我第三個暗戀過的男生吧。暗戀,是天下間最不可理喻的感覺。我跟他的交集,就僅只在這無甚情調的咖啡店,他甚至很少會向吧檯這邊看過來。

我不知道他的年紀有多大,我不知道他做甚麼工作或是在唸甚麼科系,我當然不會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

但是,我就是喜歡他。這麼多年以來,我從來沒有質疑過當年那感覺是不是真的。

在咖啡店裡,他的專注通常也不會維持很久,因為綺總會有意無意之間在他的身邊出現,和他聊天談笑。開始的時候,他們之間都是簡短的對答。但到後來,他們的話題聊開了,話就多起來。有時候,綺還因為聊天而沒有看到有其他客人想結賬。

那時候的我開始有點後悔,為甚麼當初選擇待在吧檯後的位置?

但轉念又想,算了吧。反正我又沒有綺那麼漂亮,言談又不及她有趣,膽子又沒有她那麼大。

想歸想,但我還是渴望能夠接近他一次。一次,一次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