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失戀通知書
2000-02-10
看著信封上那熟識的筆跡,我只有苦笑。

打開信,只見到她那慣用的黑色墨水筆在淡黃色的信紙上所留下的一個一個字:

 

志:

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可能會有衝動想立即打電話給我。但,你只會聽到我媽媽的聲音。不錯,我是故意算準在我離開以後才要你收到這一封信的。

坦白說,和你一起的日子不是沒有開心過,但是,你覺不覺得我們其實是很不同的人?你好靜,我好動;你喜歡玩電腦,我喜歡踏單車;你愛看足球,我愛打籃球。兩個人一起不一定要所有喜好一樣,但是太多分別的時候不是會很辛苦嗎?

是的,當初和你在一起是因為一個人真的很寂寞,看著別人出雙入對很不是味兒,也很響往相戀的浪漫。你也許都知道,一個人生活裡若只有學校和家,是多麼沉悶。就算朋友眾多,他們也不能夠隨時隨地跟你一起。

但是,原來現實的戀愛和愛情小說根本是兩回事。要喜歡和關心一個人原來會令人很累,我亦發現,人生裡其實還有很多事要我去做。這次到外面去留學對於我來說是個很難得的機會來鍛煉自己。本來這消息我是想親口跟你說的,但卻一直沒有這個機會…

也許,到現在,我只能說一句:對不起。

你會原諒我的自私嗎?

祝幸福,

 

其實未打開信,我已經知道內容。我們之間存在的問題,我也感覺到。

她決定離開的消息,我早就從朋友口中得知。就算沒有人跟我說,從她這數個月來的舉動也能猜到一二。我不是傻瓜,但卻選擇用最傻的方法去逃避現實。

這個多月來我非必要時足不出戶,不接聽電話,上網不開ICQ,甚至連電郵戶口也取消了。但是卻百物一疏,忘記了最原始的通訊方法-郵寄。也許我要人間蒸發才不必收到她的通知…

為甚麼要逃避?這問題問得好。可惜,我也不懂得回答。

 

只知道的是,我放下那封信的時候,隔壁傳來陣陣鋼琴聲。我識得這首曲,那是日本鋼琴家西村由紀江所作的「手紙」。有人為這曲譜上歌詞,那首歌叫做「傷信」: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再激動仍只得傷信

 

The End.

傷信

曲:西村由紀江
詞:周禮茂
編:黃丹儀
唱:陳奕迅

重讀著你的告別信 抑壓而暗湧
雖不信寫的話 竟可以這麼重
但再哭亦無用

徐徐又當這信是你 緊貼我抱擁
可惜信太單薄 怎可填密落空
愈信傷早抑壓 痛便愈沉重

難平衡自己 忐忑的起伏
難原諒我心 反覆的變動
是我個性舞擺 換來這封信
曾令你瘋 舊情要一別而盡

仍多麼需要你 仍多麼需要你
如今天失去了 怎麼退怎麼進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 再激動仍只得傷信

徐徐又當這信是你 緊貼我抱擁
可惜信太單薄 怎可填密落空
愈信傷早抑壓 痛便愈沉重

難平衡自己 忐忑的起伏
難原諒我心 反覆的變動
是我個性舞擺 換來這封信
曾令你瘋 舊情要一別而盡

仍多麼需要你 仍多麼需要你
如今天失去了 怎麼退怎麼進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 再激動仍只得傷信

仍多麼需要你 仍多麼需要你
如今天失去了 怎麼退怎麼進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 再激動仍只得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