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啟動Javascript功能
那分鐘,我們相愛過
2001-09-03
不知怎的,每當我想起她,就會有點想哭的感覺。

我喜歡她,那是沒錯,但這不是苦戀,只是單純的暗戀。暗戀,通常是不應該流淚的。或許可以這樣說,雖然我想哭,但我始終也沒有哭出來。

想哭,也許是因為自己面對感情時的懦弱感到悲哀。哭不出來,是因為理智把淚水止住了。

當認識她兩個月後,我察覺自己在她面前老是犯小錯,出洋相的時候,我就心知不妙了。

因為我知道,我已經喜歡上她。

曾經嘗試過把心靜下來,企圖不再想她。但喜歡,就好像浮沙一樣,你越是掙扎,就陷得越深。

我到現在方知,無法自拔是甚麼意思。

 

朋友勸過我,無法自拔又如何?為何連喜歡一個人也要這麼多顧慮?我苦笑搖頭。

我的理智告訴我,我是個自私的人,我不願為愛情去犧牲,所以不該喜歡別人。

但感性,有時也非理智所能控制的,要不又怎會無法自拔。

所以,這是一個沒有出口的迴圈。

 

一個下著雨的夏季晚上,我,和她,和其他人在開小組工作會議。

有些人,在工作時,會變成完全不同的人。我也許是這樣,因為在工作上面對她的時候,我不會像平時對著她那樣慌慌張張的。我有點興幸自己還有這麼一點專業態度。

可惜,好景不常。在聆聽的是陳述的時候,我不小心掉進了迴圈。理所當然地,一股悲哀湧上心頭,我好想哭。

「對不起,我出去一會。」

不想令自己當眾出醜,顏面無存的我,匆匆離座,步出房間,走出大廈。

我在大廈的大門前,哭。

我一邊大口地吸著氣,眼淚一邊從兩眼流出,沿著臉頰流下,直至下巴,然後滴下。

好悲哀。

真的好悲哀。

 

過了半晌,有人在我身後出現。

是她。

我回過頭來,沒有企圖掩飾自己失態,只是淚眼惺忪地看她。也許,是她來得無聲無色﹔也許,是我的反應遲鈍;也許,我不想再隱瞞了。

她走上前來,張開雙臂,擁著我說道﹕「不用說,我都知道了。」

然後,她挨在我的肩上,開始抽泣。

就到那時候,我知道,她也是喜歡我的。就在那時候,我那本來開始止竭的淚水,又再源源流出。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一分鐘後,我們輕輕放開了對方。

她拿出紙巾,遞了一張給我。我們就這樣靜靜地拭著眼淚。

我和她明明是喜歡對方,為甚麼不在一起?

沒有理由。也許應該說是我說不出理由。但理由是甚麼已經不重要,重點是,我們不會在一起,雖然我們的確是喜歡對方。

「我們是不是需要一前一後回去,免得惹人懷疑?」我問道。

「怕甚麼,我們之間又不是真的有甚麼,由得他們瞎猜算了。」她說。

「嗯,妳說得對。」

我倆都笑了。

 

The End.